卡博替尼(cabozantinib)在免疫医治中的作用-

  • A+
所属分类:产品效果
摘要

卡博替尼在免疫医治中的作用,大量的现实世界研究已经阐明了靶向VEGF,MET和AXL的口服小分子TKI卡博替尼(Cabometyx)的实用性。 卡博替尼 已获得

卡博替尼(cabozantinib)在免疫医治中的作用,大量的现实世界研究已经阐明了靶向VEGF,MET和AXL的口服小分子TKI卡博替尼(cabozantinib)(Cabometyx)的实用性。卡博替尼(cabozantinib)已获得FDA批准用于先进的RCC,这是基于METEOR和CABOSUN两项随机对照试验。这项开放标签的III期METEOR试验将接受VEGFR靶向医治的晚后期或转移扩散性RCC病情恶化严重的患病者随机分配至卡博替尼(cabozantinib)或mTOR抑制剂依维莫司(everolimus)。卡博替尼(cabozantinib)的PFS中位值在7.4个月时明显更长,依维莫司(everolimus)的PFS中值则为3.8个月(HR,0.58;95%CI,0.45-0.75;P<.001),至少需要随访11个月。CABOSUN II期试验对比了卡博替尼(cabozantinib)和舒尼替尼(sunitinib)作为中度或低风险晚后期RCC患病者的初始医治。卡博替尼(cabozantinib)的PFS中位数为8.6个月,舒尼替尼(sunitinib)的PFS中位数为5.3个月(HR,0.48;95%CI,0.31-0.74;P=.0008),中位随访时间为25.0个月。

  在2011年至2019年间,对于国际mRCC数据库联盟中接受卡博替尼(cabozantinib)医治的所有患病者,卡博替尼(cabozantinib)在第一至四线医治中的治疗效果和给药方法进行了回顾性研究,结果表明该药具有一线免疫医治药的活性。总共413例转移扩散性RCC患病者接受卡博替尼(cabozantinib)作为第一(n=34),第二(n=143),第三(n=142)或第四线(n=94)医治。所有患病者的ORR为27%;需要50%的卡博替尼(cabozantinib)减量,中位时间为1.2个月。考虑到需要减少TKI剂量(一种替代毒性和足够的药品暴露)与改善其他药品的医治效果有关,因此需要减少卡博替尼(cabozantinib)剂量对医治失败时间(TTF)和OS的影响分析。减少剂量的速率与临床实验中报道的速率相似。总体而言,因毒性而需要减少剂量的患病者的TTF(HR,0.37; 95%CI,0.20-0.67; P <.01)和OS(HR,0.46; 95%CI,0.22-0.98; P = .04)比那些没有的人。在23例接受过一线免疫医治的既往患病者中,包括ipilimumab加nivolumab(n=5)或PD-1/PD-L1和VEGF抑制剂的组合(n=18),卡博替尼(cabozantinib)医治后的ORR为22%。TTF,5.4个月;OS中位数为17.4个月,表明该组的临床活动。另一位张贴者介绍了一项法国初期抢救计划(CABOREAL; NCT03744585)中接受卡博替尼(cabozantinib)医治的晚后期RCC患病者的真实世界回顾性研究结果,其中包括接受过至少1剂卡博替尼(cabozantinib)医治的患病者。两个亚组分析包括骨转移扩散患病者和尼古鲁单抗医治的患病者。在该研究的410名患病者中,约30%的患病者预后不良,超过40%的患病者至少接受过3线医治,而75%的患病者至少接受了2线医治。56%的患病者存在骨转移扩散。先前使用nivolumab进行全身医治的比例为50.1%。

  在这409名患病者中,有65.3%经历过医治中断,58.7%进行了剂量调整,15.6%改变了使用药时间。在348名停药的患病者中,原理是疾病进展或AEs区别为54.6%和24.9%。在发生的275例去世中,有220例归因于疾病进展,8例归因于与卡博替尼(cabozantinib)医治无关的严重AE。总体而言,中位OS??为14.4个月(95%CI,12.4-16.2),有骨转移扩散和无骨转移扩散的患病者之间无显着差异(13.7vs15.5个月; P=
卡博替尼(cabozantinib)在免疫医治中的作用-
.09)。中位OS也没有差异总体而言,中位OS??为14.4个月(95%CI,12.4-16.2),有骨转移扩散和无骨转移扩散的患病者之间无显着差异(13.7vs15.5个月;P=.09)。接受和不接受nivolumab医治的患病者之间的中位OS也无显着差异(15.4个月比13.8个月;P=.57)。从卡博替尼(cabozantinib)医治开始起,OS下降,无论患病者是否发生骨转移扩散或是否接受过Nivolumab医治。每日有62.3%的患病者需要减少卡博替尼(cabozantinib)的剂量。整个队列研究的中位医治时间为7.6个月,在之前接受过nivolumab医治的亚组中最长,为9.3个月。在第三线或更高线接受卡博替尼(cabozantinib)的306名患病者(75.2%)中,有185名(54.4%)继续接受后续的全身医治。

  162例接受免疫医治药品(PD-1或PD-L1抑制剂)进展后医治的转移扩散性RCC患病者的回顾性结局数据的另一项研究包括,卡博替尼(cabozantinib)医治进行后医治79例(48.0%),依维莫司(everolimus)医治11例(6.7%),舒尼替尼(sunitinib)占6(3.7%),其他药品占15(9.25%)。进展后接受医治的患病者的中位PFS为6.5个月(95%CI,5.1-7.8)。与接受依维莫司(everolimus)(3.2个月; 95%CI,1.8-4.5)或其他药品(4.3个月;95%CI,3.20%)的患病者相比,接受卡博替尼(cabozantinib)医治的患病者的中位PFS显着更长(7.6个月;95%CI,5.2-10.1)。1.3-7.4;P =.001)。中位操作系统(来自一线医治)为41.1个月(95%CI,30.4-51.8)。74%的接受医治的患病者发生任何级别的AE,并且35%的患病者患有3或4级AE。17该研究结果表明,随着免疫医治的进展,大多数患病者接受了VEGF TKI和mTOR抑制剂的后续医治,这些医治被证明是安全并且有疗效的。其中,卡博替尼(cabozantinib)与最长的PFS相关。以上就是卡博替尼(cabozantinib)在免疫医治中的作用。卡博替尼(cabozantinib)价钱是好多?详情请扫码咨询:

药道网—药到病除,助力生命。汇聚全球药品资讯:印度非布司他与国产药的区别

weinxin
我的微信
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